蔚诗

想写的东西太多了,要写不完了
_(:::з」∠)_嘤嘤嘤

【擎蜂】长征

   【长征】番外:老救的神奇药剂
  
  
  
  正文:
  
  长久的地球生活终于使汽车人们感到了无聊,特别是近期虎子没了动静,三个皮孩子也消停了不少,老救终于有时间搞事情(划掉),搞他的发明创造了。
  
  经过几个月的不懈奋斗和实验室里时不时传来的诡异动静,老救总算是从精神时刻紧绷且一天八遍“I need that ! !”的状态中缓了过来。
  
  大黄蜂在这段时间里没少给老救添麻烦(虽然老救也没真心怪他就是了),甚至好奇的每天来实验室报到,其他成员也见怪不怪了。
  
  “进行调试的第89天,在加入红色嘎咕晶石粉末后,试剂从蓝色变为深紫色,推测可以调节变化后声音…………”
  
  老救一心一意的记录可能有用的信息,嘀嘀咕咕地念叨着,“……这个……不行,那个应该更好一些…………”
  
  一时间万籁俱寂,我们都知道,在这种情况下,人是很容易忽略较小的声音,也很容易被突如其来的较大声响吓到,汽车人也应是如此。
  
  于是乎,在大黄蜂多次敲门未果,加之“情况紧急”,我们可爱的bee宝宝抬起了胳膊,“—轰——”一颗炮弹就打开了实验室的门。
  
  在里面的老救吓得立刻全副武装,不知缘由的他还以为虎子无声无息地杀进来了呢,怕是要得心脏病了(话说汽车人有这病吗)。
  
  ……
  总之,一场大战,啊呸,是误会之后,老救被bee强行拉去活动活动(小声:其实就是飙车,而且这天柱子哥不在)。
  
  
——逃离bee宝宝“魔掌”的分割线——
  
  ……
  
  终于回到实验室的老救刚在心里喘了口气(话说汽车人会喘气不?),结果下一秒就发现自己的新药剂撒了一瓶,还是目前最完善的那瓶!
  
  “Oh no!! I need that !!”
  
  还好事情不是最坏,他又发现了一只有些不一样的鼠型硅基生物,小家伙缩在角落,一点不像塞伯坦本土生物的凶残。
  
  ……(思考中)……
  
  “看来药剂有用了,而且保留了生物原有的大致习惯,除饮食外。”老救重燃斗志,又拿出小本本记录。
  
  “但为什么有老鼠呢?算了,不管了,我还得把它变回来呢,真是有得忙啊……”
  
  
  【后经老救一系列尝试,甚至又用了原产塞伯坦的,真.激萌大眼.凶残无比.吃车狂魔.(啥名来着)虫,做了点实验,终于在第111天宣布:碳硅转换药剂研制成功!】
  
  
  这也许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,伴着朝阳的光辉,几位汽车人在大厅集合。(我才不管他们的基地有没有透光的窗子呢,( ー̀εー́ )。)
  
  经过老救的长达40分钟的使用说明,大家都有上前一试的想法。可老救只允许一天两人使用药剂,理由是药剂没有大问题,但使用时间的限制还不稳定,是因人而异的。所以需要他和剩下的人在旁辅助,避免不必要的麻烦。
  
  最后定下,柱子哥和bee宝宝一起,隔板和阿尔茜一起,老救只能暂时孤单一人了,也就说不定什么时候回来的老千还可以陪陪他。
  
  (其实这分配就是为了助攻啊,我们得一起努力,才能让bee和柱子哥赶紧修成正果!(ง •̀_•́)ง)
  
  ————终于等到bee和柱子哥体验人(正)类(经)生(恋)活(爱)的日子了,太阳也变得更明亮了呢!(瞎说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—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      —
  
  当bee和柱子哥从老救和神子准备的变形室里走出的时候,还没见过变形药剂的孩子们不由自主地拼住呼吸。(如果是我,我也会被惊到,我相信!(๑•̀ㅂ•́)و✧)
  
  老救看着bee,满怀期待“bee,你说一句,你好,快试试。”
  
  “你,你好……”试探着开口,有点沙哑,却不掩清亮动听。
  
  老救长出一口气,“抱歉,机体的发生器我还没有办法,但人类形态时我终于又听到了你的声音。”
  
  “救护车,谢谢你。”bee抱住老救,没再说什么。
  
  
  ……
  
  柱子哥托老救定了形象,碳基化的他仍不十分像人类,因为帅裂苍穹!
  
  好啦,其实有点夸张,但我想,柱子哥拟人的话,应该是那种帅得不是太有攻击性,但 有那种让人看过就惊艳的温雅里透着权威的气质,嗓音低沉温柔。
  
  bee的话,私心想让他可以长高点,因为个人觉得bee如果真有这种机会,应该不会让自己还是幼年体的身高比例吧。(纯属个人想法,表打)
  
  然后,一定是个阳光的建气少年,穿明亮的衣服时和光芒般动人,但穿黑色时也没有违和感,挺拔坚毅如锋芒。
  (好吧,我承认我真的好爱bee)
  
  
   ——
  
  准备就绪,其中包括早已心照不宣的bee和柱子,提前串通好助攻的早已看破的小伙伴们,以及他们偷偷定好的计划。
  
  隔板、阿尔茜、老救都变成车型,载上众人开始了“约会大作战”。
  
  ——
  
 第一站就是游乐园,约会的必经之地。
  
  一把bee和柱子放下,隔板和老救就开离了视线,sam和阿尔茜留下来做导游。
  
  其实他们刚下车时就吸 引了一大票目光,这会儿可算是注意到了。bee从刚到地球开始就躲避人类,sam他们几个还好说,但陌生人一多,顿时浑身不自在,抓着柱子的袖子不放。
  
  柱子哥侧身挡住大部分视线,微微低头,结果撞到了bee的耳朵。看来,不只是bee不适应人类的形态,柱子哥也没改变原来的习惯,毕竟机体时bee比柱子矮很多,看bee时需要俯身。
  
  一撞即分,默默转身。
  
  这时一个女孩走过来,“那个,你好,打扰了,我能和你们合个影吗?”
  
  “可以。”柱子哥一把搂住bee的肩膀,对着镜头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。
  
  合影后,bee就有点不愿意搭理柱子,远处用望远镜观望的神子忍不住给sam打电话,“sam,你得帮忙推一把呀!看他们现在别扭的样子,就是说不出口还怕对方拒绝!”
  
  “我怎么帮?我自己的恋爱事业都还没成功过呢!”
  
  “你!我真是…”神子表示有点头疼,“算了,我跟你说……这样……那样……”
  
  这边sam接受了临时培训,将两人分至两侧,分别“传授”。
  
  对柱子:“擎天柱,你得明白他的小情绪,注意他的行为,了解他想要什么,虽然有点困难,但是加油。也许偶尔一次的霸道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……”
  
  对bee:“大黄蜂,我们是一起打游戏的朋友,但游戏或战斗里那套现在不管用了,你得努力去理解擎天柱。说实话,偶尔撒撒娇肯定管用!……”
  
  回到正题,两人渐渐消失的别扭让观者欣慰。
  
  刚才请求拍照的女孩带着朋友找了过来,“你好,又打扰了,不好意思。我的朋友们也想合影,可以吗?”
  
  bee缓过了劲儿,正兴奋着,“好啊,把我拍好看点儿!”
  
  “你本来就很好看了!” “是呀,我还没亲眼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呢!”“嗯,两位都是。”
  
  柱子终于有了危机感,感情上的。
  
  拍完后,有个女孩对bee说“我可以抱你一下吗?”
  
  bee刚要答应,柱子从后面搂住他的脖子,“只能一下哦,因为他是我的。”
  
  女孩脸色爆红,“啊,我,不好意思,我不知道。那我不抱了,谢谢你们的合影!……”
  
  匆忙跑开,又回头大喊“……祝你们幸福!”
  
  留下原地爆炸的bee和难得偷笑的柱子。
  
  bee明显慌了,“我,Optims,那个,她说什么呀,我,我就是你的侦查兵,才不是……”
  
  柱子打断他,“不,bee,她理解的,是我想表达的意思。”
  
  “你,你是说……”
  
  “bee,我觉得这事到了今天,就不用再藏着掖着了。以前我总担心很多,到现在也不过是增了烦恼。所以,我想借这个机会跟你说明白,说出我的心声。 ”
  
  此时的天蓝的透光,像bee的光学镜,折射出心动的微芒。连太阳也在帮忙,让穿过树影的阳光均匀的洒在两人身上、脚边。这一刻仿佛世界静了,只剩光将一切照的明晃晃。
  
  大海真诚地凝视着天空,言语道断平静:
  “bee,谢谢你的坚持,让我发现爱还不晚,今天我想说,我爱你很久了。”
  
  “或许是在我看到战场上的你,明明还小却要故作镇定,也或许是发现你默默为我打理事务,偷偷加强训练时,我就动了心,只是一直不懂……”
  
  天空下起了太阳雨,大海问他为什么,他说:“我,我以为我永远都不能说出来,但也没想到是你先讲。一直以来,我默默地守着自己的心思,我怕你知道了会疏远……”
  
  “怎么可能,果然是在地球呆久了,在塞伯坦可没那么多虑,你要是早说,我也不可能拒绝。”
  
  “我,我也爱你很久了!”
  
  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  
  相拥着笑着,风景可入画。
  
  ——
  
  之后他们还去了电影院,结果睡着了一个;去了情侣餐厅,差点搞出乱子;去了图书馆,但正好休息……
  
  最后去了海滩吃海鲜,终于尽性。 他们还尝了点酒,可惜想象中的一杯倒没出现,甚至bee比柱子都能喝!
  
  ——
  
  夜风夹杂着海的咸腥味轻轻吹拂,衣服被吹起,两只相扣的手时隐时现。
  
  月华如水般倾泻,石上的影仿佛一人。
  
  bee和柱子坐在较高的礁石上,看着星光、人影。
  
  “你看那天空里的星,塞伯坦还有很远,但我们却能坐在这里,以人类的形态,感受不同的生活。  多幸运,多美好。”
  
  “Optims,我能问你个问题吗?”
  “你说。”
  
  “你今天为什么要对路人笑?你对我笑得都少。”
  “出于礼貌,不算真的。以后我的笑都是你的。”
   “好!一言为定!”
  
  “那我也问你一个问题吧。”
  “嗯,什么?”
   “我现在很冷……”
  “啊?!你没事吧?”
  “打个比方而已,没事。假如我现在很冷,我要盖什么被?”
  “你还要盖被?啊,我知道,打个比方。我想,棉被呗。”
  “不对。”
  “啊?那是什么?”
  “我的宝贝。”
   “什么?!你,你说的什么呀?你什么时候学的?”
  “昨天。”
  
  

  在漫天的光辉下,两人比肩而坐,像是曾经在塞伯坦的岁月。
  
  整整两万五千个日月,整整两万五千个光年,像是纪念,像是永恒难忘,两万五千,是感情里程数。
  
  仿佛长征,历久弥新,千古难忘。
  
  
  ——
  
  他们的故事,没有终点。
 
  
  
  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ps:我终于是把坑填上了,不说啥了,爱他们,爱你们。
    长征就是两万五啊,我的文题的含义,虽然是瞎说的。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
评论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