蔚诗

想写的东西太多了,要写不完了
_(:::з」∠)_嘤嘤嘤

很爱很爱他,和他们

【擎蜂】长征

   【长征】番外:老救的神奇药剂
  
  
  
  正文:
  
  长久的地球生活终于使汽车人们感到了无聊,特别是近期虎子没了动静,三个皮孩子也消停了不少,老救终于有时间搞事情(划掉),搞他的发明创造了。
  
  经过几个月的不懈奋斗和实验室里时不时传来的诡异动静,老救总算是从精神时刻紧绷且一天八遍“I need that ! !”的状态中缓了过来。
  
  大黄蜂在这段时间里没少给老救添麻烦(虽然老救也没真心怪他就是了),甚至好奇的每天来实验室报到,其他成员也见怪不怪了。
  
  “进行调试的第89天,在加入红色嘎咕晶石粉末后,试剂从蓝色变为深紫色,推测可以调节变化后声音…………”
  
  老救一心一意的记录可能有用的信息,嘀嘀咕咕地念叨着,“……这个……不行,那个应该更好一些…………”
  
  一时间万籁俱寂,我们都知道,在这种情况下,人是很容易忽略较小的声音,也很容易被突如其来的较大声响吓到,汽车人也应是如此。
  
  于是乎,在大黄蜂多次敲门未果,加之“情况紧急”,我们可爱的bee宝宝抬起了胳膊,“—轰——”一颗炮弹就打开了实验室的门。
  
  在里面的老救吓得立刻全副武装,不知缘由的他还以为虎子无声无息地杀进来了呢,怕是要得心脏病了(话说汽车人有这病吗)。
  
  ……
  总之,一场大战,啊呸,是误会之后,老救被bee强行拉去活动活动(小声:其实就是飙车,而且这天柱子哥不在)。
  
  
——逃离bee宝宝“魔掌”的分割线——
  
  ……
  
  终于回到实验室的老救刚在心里喘了口气(话说汽车人会喘气不?),结果下一秒就发现自己的新药剂撒了一瓶,还是目前最完善的那瓶!
  
  “Oh no!! I need that !!”
  
  还好事情不是最坏,他又发现了一只有些不一样的鼠型硅基生物,小家伙缩在角落,一点不像塞伯坦本土生物的凶残。
  
  ……(思考中)……
  
  “看来药剂有用了,而且保留了生物原有的大致习惯,除饮食外。”老救重燃斗志,又拿出小本本记录。
  
  “但为什么有老鼠呢?算了,不管了,我还得把它变回来呢,真是有得忙啊……”
  
  
  【后经老救一系列尝试,甚至又用了原产塞伯坦的,真.激萌大眼.凶残无比.吃车狂魔.(啥名来着)虫,做了点实验,终于在第111天宣布:碳硅转换药剂研制成功!】
  
  
  这也许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,伴着朝阳的光辉,几位汽车人在大厅集合。(我才不管他们的基地有没有透光的窗子呢,( ー̀εー́ )。)
  
  经过老救的长达40分钟的使用说明,大家都有上前一试的想法。可老救只允许一天两人使用药剂,理由是药剂没有大问题,但使用时间的限制还不稳定,是因人而异的。所以需要他和剩下的人在旁辅助,避免不必要的麻烦。
  
  最后定下,柱子哥和bee宝宝一起,隔板和阿尔茜一起,老救只能暂时孤单一人了,也就说不定什么时候回来的老千还可以陪陪他。
  
  (其实这分配就是为了助攻啊,我们得一起努力,才能让bee和柱子哥赶紧修成正果!(ง •̀_•́)ง)
  
  ————终于等到bee和柱子哥体验人(正)类(经)生(恋)活(爱)的日子了,太阳也变得更明亮了呢!(瞎说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—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      —
  
  当bee和柱子哥从老救和神子准备的变形室里走出的时候,还没见过变形药剂的孩子们不由自主地拼住呼吸。(如果是我,我也会被惊到,我相信!(๑•̀ㅂ•́)و✧)
  
  老救看着bee,满怀期待“bee,你说一句,你好,快试试。”
  
  “你,你好……”试探着开口,有点沙哑,却不掩清亮动听。
  
  老救长出一口气,“抱歉,机体的发生器我还没有办法,但人类形态时我终于又听到了你的声音。”
  
  “救护车,谢谢你。”bee抱住老救,没再说什么。
  
  
  ……
  
  柱子哥托老救定了形象,碳基化的他仍不十分像人类,因为帅裂苍穹!
  
  好啦,其实有点夸张,但我想,柱子哥拟人的话,应该是那种帅得不是太有攻击性,但 有那种让人看过就惊艳的温雅里透着权威的气质,嗓音低沉温柔。
  
  bee的话,私心想让他可以长高点,因为个人觉得bee如果真有这种机会,应该不会让自己还是幼年体的身高比例吧。(纯属个人想法,表打)
  
  然后,一定是个阳光的建气少年,穿明亮的衣服时和光芒般动人,但穿黑色时也没有违和感,挺拔坚毅如锋芒。
  (好吧,我承认我真的好爱bee)
  
  
   ——
  
  准备就绪,其中包括早已心照不宣的bee和柱子,提前串通好助攻的早已看破的小伙伴们,以及他们偷偷定好的计划。
  
  隔板、阿尔茜、老救都变成车型,载上众人开始了“约会大作战”。
  
  ——
  
 第一站就是游乐园,约会的必经之地。
  
  一把bee和柱子放下,隔板和老救就开离了视线,sam和阿尔茜留下来做导游。
  
  其实他们刚下车时就吸 引了一大票目光,这会儿可算是注意到了。bee从刚到地球开始就躲避人类,sam他们几个还好说,但陌生人一多,顿时浑身不自在,抓着柱子的袖子不放。
  
  柱子哥侧身挡住大部分视线,微微低头,结果撞到了bee的耳朵。看来,不只是bee不适应人类的形态,柱子哥也没改变原来的习惯,毕竟机体时bee比柱子矮很多,看bee时需要俯身。
  
  一撞即分,默默转身。
  
  这时一个女孩走过来,“那个,你好,打扰了,我能和你们合个影吗?”
  
  “可以。”柱子哥一把搂住bee的肩膀,对着镜头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。
  
  合影后,bee就有点不愿意搭理柱子,远处用望远镜观望的神子忍不住给sam打电话,“sam,你得帮忙推一把呀!看他们现在别扭的样子,就是说不出口还怕对方拒绝!”
  
  “我怎么帮?我自己的恋爱事业都还没成功过呢!”
  
  “你!我真是…”神子表示有点头疼,“算了,我跟你说……这样……那样……”
  
  这边sam接受了临时培训,将两人分至两侧,分别“传授”。
  
  对柱子:“擎天柱,你得明白他的小情绪,注意他的行为,了解他想要什么,虽然有点困难,但是加油。也许偶尔一次的霸道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……”
  
  对bee:“大黄蜂,我们是一起打游戏的朋友,但游戏或战斗里那套现在不管用了,你得努力去理解擎天柱。说实话,偶尔撒撒娇肯定管用!……”
  
  回到正题,两人渐渐消失的别扭让观者欣慰。
  
  刚才请求拍照的女孩带着朋友找了过来,“你好,又打扰了,不好意思。我的朋友们也想合影,可以吗?”
  
  bee缓过了劲儿,正兴奋着,“好啊,把我拍好看点儿!”
  
  “你本来就很好看了!” “是呀,我还没亲眼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呢!”“嗯,两位都是。”
  
  柱子终于有了危机感,感情上的。
  
  拍完后,有个女孩对bee说“我可以抱你一下吗?”
  
  bee刚要答应,柱子从后面搂住他的脖子,“只能一下哦,因为他是我的。”
  
  女孩脸色爆红,“啊,我,不好意思,我不知道。那我不抱了,谢谢你们的合影!……”
  
  匆忙跑开,又回头大喊“……祝你们幸福!”
  
  留下原地爆炸的bee和难得偷笑的柱子。
  
  bee明显慌了,“我,Optims,那个,她说什么呀,我,我就是你的侦查兵,才不是……”
  
  柱子打断他,“不,bee,她理解的,是我想表达的意思。”
  
  “你,你是说……”
  
  “bee,我觉得这事到了今天,就不用再藏着掖着了。以前我总担心很多,到现在也不过是增了烦恼。所以,我想借这个机会跟你说明白,说出我的心声。 ”
  
  此时的天蓝的透光,像bee的光学镜,折射出心动的微芒。连太阳也在帮忙,让穿过树影的阳光均匀的洒在两人身上、脚边。这一刻仿佛世界静了,只剩光将一切照的明晃晃。
  
  大海真诚地凝视着天空,言语道断平静:
  “bee,谢谢你的坚持,让我发现爱还不晚,今天我想说,我爱你很久了。”
  
  “或许是在我看到战场上的你,明明还小却要故作镇定,也或许是发现你默默为我打理事务,偷偷加强训练时,我就动了心,只是一直不懂……”
  
  天空下起了太阳雨,大海问他为什么,他说:“我,我以为我永远都不能说出来,但也没想到是你先讲。一直以来,我默默地守着自己的心思,我怕你知道了会疏远……”
  
  “怎么可能,果然是在地球呆久了,在塞伯坦可没那么多虑,你要是早说,我也不可能拒绝。”
  
  “我,我也爱你很久了!”
  
  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  
  相拥着笑着,风景可入画。
  
  ——
  
  之后他们还去了电影院,结果睡着了一个;去了情侣餐厅,差点搞出乱子;去了图书馆,但正好休息……
  
  最后去了海滩吃海鲜,终于尽性。 他们还尝了点酒,可惜想象中的一杯倒没出现,甚至bee比柱子都能喝!
  
  ——
  
  夜风夹杂着海的咸腥味轻轻吹拂,衣服被吹起,两只相扣的手时隐时现。
  
  月华如水般倾泻,石上的影仿佛一人。
  
  bee和柱子坐在较高的礁石上,看着星光、人影。
  
  “你看那天空里的星,塞伯坦还有很远,但我们却能坐在这里,以人类的形态,感受不同的生活。  多幸运,多美好。”
  
  “Optims,我能问你个问题吗?”
  “你说。”
  
  “你今天为什么要对路人笑?你对我笑得都少。”
  “出于礼貌,不算真的。以后我的笑都是你的。”
   “好!一言为定!”
  
  “那我也问你一个问题吧。”
  “嗯,什么?”
   “我现在很冷……”
  “啊?!你没事吧?”
  “打个比方而已,没事。假如我现在很冷,我要盖什么被?”
  “你还要盖被?啊,我知道,打个比方。我想,棉被呗。”
  “不对。”
  “啊?那是什么?”
  “我的宝贝。”
   “什么?!你,你说的什么呀?你什么时候学的?”
  “昨天。”
  
  

  在漫天的光辉下,两人比肩而坐,像是曾经在塞伯坦的岁月。
  
  整整两万五千个日月,整整两万五千个光年,像是纪念,像是永恒难忘,两万五千,是感情里程数。
  
  仿佛长征,历久弥新,千古难忘。
  
  
  ——
  
  他们的故事,没有终点。
 
  
  
  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ps:我终于是把坑填上了,不说啥了,爱他们,爱你们。
    长征就是两万五啊,我的文题的含义,虽然是瞎说的。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
【擎蜂】长征(致歉)

【擎蜂】长征(致歉+小小的弥补)

      我想完成一个完整的故事,但我的想法太长,我这个人又慢又懒,我写不下去了。
      对不起,但我尽量弥补,下面的是我写的长征的故事大纲,我补充了一下内容,大概说明了我想写的东西,还望原谅

【第一卷】二战先锋
       内容:  bee和热破在二战之前来到地球(解释变5,之后是bee回忆以前在塞伯坦的事,包括发声器的事。
        〔bee情窦初开,很懵懂,以为就是对领袖的崇拜。柱子不知道〕
          再之后就是在各个星系漂流,为了寻找变1里那个大魔方,花了很久。
【第二卷】领袖到来 
      内容: 都是小打小闹的日常,领证情节,(发糖~)〔感情升温,up up up〕
【第三卷】光明陨落
      内容:变2原因,柱子半卒,小改一下,柱子没死透,脑电波还在,加入感情线波动,然后能源矩阵救柱子。再之后,大战,彻底卒,被昆塔沙带走,用能源矩阵黑化,过后再出场。
【第四卷】重新崛起
      内容:柱子不在,bee暂担大任。bee伪黑化,其实就是更坚强了(bee在领证里柱子可能回归火种源之后,把自己的一部分漆喷成了黑的,有点像孩子长大了穿西装_(:D)∠)_)。
       柱子哥黑化形象回归,接变5情节。地球上的问题搞定了就是终极之匙的情节,因为钥匙毁了,用水池,呸,能量池。
【第五卷】回归家乡
      内容:甜甜的日常,终于稳定。

【总结.补充】
前三卷穿插回忆,细节(第一卷最多,二、三大部分为感情线服务。)

要给柱子哥安排情敌,像声波、爵士,他们对bee(我觉得)有不一样的感情
(如“我无法在你身边陪伴,但可以在无言的世界里守候,直到再次听到你的声音”;“我愿成为你的骑士,护你在自由的王国里畅游”。有点萌\(//∇//)\)

bee的感情这方面,因为烟幕第一次吃醋,但不明白。他对柱子哥的感情是从好感、崇拜到依赖再到舍不得离开、希望柱子的注意力多放在他身上,之后在地球上一个人的时候上网弄明白了、但不敢说、想用实力证明自己后表白,第二卷日常时小暧昧什么的、情感升温,第三卷是虐了、bee以为柱子再也回不来了、哭诉感情被脑电波还在活动的柱子听到了、所以……(*^▽^)/★*,但之后大战了、没表白上,直到第四卷结束才说明白,之后就老夫老妻啦~

人类有3代,1.史蒂夫2.sam3.凯德。在2,3之间是领证的3个小孩儿
bee在变5前,柱子假死时说了二战的事,sam听到了,但变5时sam不在了,bee震惊。凯德不知道二战的事。
bee对柱子感叹人类生命短,后悔二战帮忙,因为那跟霸天虎的行为没区别,让多少人家破人亡,感情上升
柱子哥让bee觉得这个世界是完整的,给予他无限变强的力量

番外:
老鼠误喝了老救的人机转换药剂,然后老救确定能用,然后……

ps:我以后不会再写长篇了,_(:_」∠)_男默女泪。对我来说太费劲了,写点短篇还有希望。。
    (鞠躬)最后,十分抱歉,还望原谅,感激不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个渣渣的投稿(努力想画一只冲满攻的气息的gay瑞,但是失败的我_(: 」∠)_)
          因为另一只眼睛画不好,所以画了个,大概是面具的东西,(用手挡一半再看,也许会有惊喜。)
         感觉自己有点对不起嗝儿瑞。。。
          _(:3」∠﹍)_

【擎蜂】长征 番外.万圣节

  “叮铃,叮铃——”,门口的风铃被风吹的欢快的跳起了舞,圆滑的金色身躯将红艳艳的蝴蝶结衬托的愈发娇美,为这个小小的门店添了一抹节日的气息。
  
  “嘿!Prime!难得的赶上万圣节放假,你怎么还是这副老样子?快换一身装扮,街上的节目要开始了!”
  
  汽车人的人类朋友——大胡子,不知死活的冲了进来,
  
  “Wow,你们的碳基化形态真不错!!几乎和真人一模一样了,我真想研究一下……”
  
  “好了,大胡子,我认为你可以和救护车聊的来,我现在很烦……”
  
  擎天柱有点头疼,可他还没说完,大胡子又如连珠炮一般说了起来,
  
  “哦,让我看看,这儿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……啊哈,我知道了,你们家的那只小蜜蜂呢?那个活泼的小子!……”
  
  看来他是一点也没有听我说话,擎天柱扶了扶额,“……帮我个忙吧。”
  
  “诶,伟大的Optimus Prime居然找我帮忙!我真是太荣幸了!要知道……”
  
  这回擎天柱不管他了,推开门,走了出去。
  
  
  ——
  
  擎天柱一时有点难以形容他所看到的场面,小店正处于繁华地段,万圣节狂欢的人们相当疯狂。
  
  人山人海,我要怎么找到消失了一下午的大黄蜂呢?擎天柱又有点头疼了。
  
  他漫无目的的走着,突然,一片黑暗。
  
  “Trick or treat!”
  
  擎天柱勾起了嘴角,“别闹了 ,bee。”
  
  重回光明,角落里走出一个仿佛发着光的身影,大黄蜂来到领袖面前,:“早知道就不下你了,一点都不好玩!”๑•́₃•̀๑伐开心
  
  但擎天柱无暇顾及那些,他眼里只有他的小战士身着米黄色精灵服的样子,尖尖的耳朵,一枚精致的耳钉,薄如蝉翼的翅膀,配上金色的头发,像是画里走下来的天使。
  
  让人心动。
  
  “Optimus,万圣节快乐,这是我第一次过万圣节,我也不知道要送什么,所以,所以……”
  
  “所以什么?我的bee?”
  
  富有磁性的嗓音让大黄蜂背过的台词全忘了。
  
  “我,我…就把自己送给你……”
  
  声音越来越小,却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,“谢谢,我很喜欢。”
  
  “还有,这也是我第一次过万圣节,我答应你,以后,我们会一起走过更多的第一次。”
  
  “一辈子在一起。”
  
  
  (完)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
  
  ps:一个很老套的故事,提前的万圣节文,(因为做为一个初三狗加懒癌晚期,我到当天是肯定没时间写的),

     文笔渣(而且好像和大胡子没什么关系,我为什么要写他呢?ヽ(・_・;)ノ)

  再ps(吐槽):我们的tag是到北极了吗?有点心塞(´-ωก`)

        希望大家不嫌弃……

【京剧猫】【武白】其实武崧可暖和了

 (2017中秋生贺)(题目瞎起系列)


 又是一年花好月圆,刚被净化的天空轻柔地捧着那轮玉盘,周遭只剩风吹过的沙沙声,仿佛身心都融入了自然。
  
  
  “嘿!武崧!”宁静被一声大喊打破,正在树上修炼的武崧吓得一激灵。他拍了拍衣服,向外望去,果然,“你这丸子!”
  
  “你喊那么大声做什么?我要是走火入魔,就全赖你!”
  
  白糖在树下笑了起来,“怎么可能!再说,你要是真的魔化了,我也能一招把你打醒!嘿嘿。”
  
  武崧跳下树,大吼:“就算我魔化了,也不需要你来救!”
  
  白糖被吼得蒙了圈,“不对啊,你今天怎么火气这么大?是不是之前在箭语室中的混沌没清干净?快让我看看。”
  
  武崧推开白糖靠过来的脑袋,“不用。还有,别再跟我提在念宗的事!”
  
  白糖今天难得的好心情几乎烟消云散了,
  
  “为什么啊?你的心结不是都打开了吗。我又怎么刺激到你了?!”
  
  不远处的欢笑和热闹与此处一触即发的气氛形成对比,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。
  
  沉默半晌,武崧开口道:“我,只是不想看着你去冒险。”
  
  马上就要张嘴骂人的白糖,完全没想到武崧会蹦出这么一句,他呆了呆,气焰消了一半。
  
  “…臭屁精,你,什么意思啊……”
  
  此时的武崧背对着他,双手握拳,有些颤抖,像在犹豫什么。
  
  白糖伸出手,想让他转过来,但还没等他碰到,武崧已经猛地转身,并把他紧紧搂在怀里。
  
  “哎,臭屁精,你,你干嘛啊?”白糖挣扎,武崧有点用力过猛,他感觉到疼了。
  
  “别动。我抱一会。”
  
  武崧今天不太对头,白糖一边想着,反正他也不会伤我。一边渐渐放松身体。
  
  结果就是,脸埋在了武崧的毛里。
  
  唔,这个臭屁精,毛还挺舒服的,温度刚刚好,暖洋洋的……
  
  不对!我在想什么!白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,他习惯性摇了摇头,还念叨着:武崧今天发疯,我今天也不要理他了……
  
  但是,白糖忘了自己还扎在武崧怀里,所以……
  
  “丸子,你在撒娇吗?”
  
  武崧的声音从头顶传来,白糖僵住了。
  
  武崧的心情好了些,给白糖顺了顺毛,他开始诉说。
  
  “你这个丸子,一天到晚都不让人省心,每次面临挑战,每次需要战斗时,我都恨不得把你拴在身上。”
  
  “我真的后悔让你离开咚锵镇,可是,如果没有这些历练,我恐怕意识不到你对我的重要性。”
  
  “我说过我喜欢你,那不是开玩笑,就像命中注定一样,一眼万年。”
  
  白糖抖了抖耳朵,武崧很少说这么多话。
  
  “所以,自从我意识到自己的心,我就开始整天提心吊胆。你知不知道,当你在手宗被黯刺穿胸口时,我有多伤心,我有多怨愤!为什么我没有能力保护你?!”
  
  “万幸,你回来了,那如骄阳般灼人的光辉,我想我一辈子都忘不了。”
  
  “可后来,我们的差距越来越大,我怎么可能不焦急,怎么可能不怨怼?但你居然没有任何反应,整天就知道和小青、大飞他们玩闹。说实话,我很嫉妒。可我的职责摆在那儿,我没办法。”
  
  “现在,我的实力上来了,但你却越发的不珍惜自己。在念宗时,你居然还主动说,要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去封印念心匣!为什么你总是想做英雄呢?”
  
  “不是,我……”白糖挣扎。
  
  “不是什么?你的心思我都知道,但我的呢?你明白多少?”
  
  “我只是希望能守护你,不想看到你受到任何伤害。你能理解吗,白糖?”
  
  白糖把自己从武崧怀里拔出来,他看着武崧的眼睛,那双仿佛驻满星辰的眼睛。
  
  “我明白了,武崧。”
  
  “原来长期以来,你就是被这些事烦恼着。我也确实有很多不对的地方,我会慢慢改的,但我希望,是在你的监督下。还有,谢谢你为我着想……”
  
  白糖第一次如此乖乖的讲话,言语中的动容一清二楚。
  
  “但是,武崧,我也想让你明白,我不但是你的爱人,还是,你可以并肩作战的伙伴,我想与你一起前行,而不是被你背在肩上。”
  
  ……
  
  一瞬间,似乎有什么东西,一下子明朗了,像韵力进级时的明悟,双方终于明白对方的用心,也终于结开了争吵的原因。
  
  原来一切都是那么简单,可他们却被烦恼了那么久……
  
  “哈哈哈……”笑声回荡。
  
  
  许久,一声惨叫。
  
  “糟了!小青姐姐还让我去买鞭炮呢!这么久了,她一定会打我的!”
  
  “武崧!快点儿!”白糖急匆匆地跑出去,又快速地跑了回来,声音带着气喘,“我……”
  
  武崧皱了下眉头,“你说什么?”
  
  “啊~算了!” 转身飞奔,逃似的。
  
  武崧加速追了上去,直到他们并肩,才慢了下来。
  
  夜空里似乎还有一声呢喃。
  
  “傻丸子,那句‘我喜欢你’,我收下了……”
  
  
  
  ﹍﹍﹍﹍﹍﹍﹍﹍
  
  ps:唔,打了一个多小时,手都酸了,溪溪你要赔偿我~
  我说到做到哦,生日快乐!~
  (๑>؂<๑)爱你~
  (文笔渣,别嫌弃哈(/ω\))
   @临岸观溪

【擎蜂】 长征 ㈠.9

 只看过真人电影和领袖之证,缺少常识请多指教。
*角色不属于我,(绝对会崩,早晚的。。。)
*(没啥说。。)





 意外之所以是意外,就是因为它无法意料。
  
  ——汽车人营地——
  
  一个女汽车人带着一身的狼狈闯进他的视野,擎天柱上前扶住了快要摔倒的她,语气中有些焦急,却不是为了面前的这位。
  
  “阿尔茜,怎么样?大黄蜂呢?他为什么没跟你一起回来?”
  
  阿尔茜身上的几处大伤还在流淌能量液,但她仍挣扎着让自己保持清醒,
  
  “Bee……他……”
  
  时间仿佛被放慢了百倍,脑袋里遏制不住的闪过一些念头:他们去救人,可人还又不见了一个,是战死…还是……
  
  “他……他让我先走,自己回去,说要把人的尸体带回来,可就是一转身的功夫,狂派营地里就发生了爆炸,我…我不知道……”
  
  “不用再说了,你先回去休息。”
  
  “可是!……”
  
  “既然没有看到他的尸体,那就是还有希望,我们已经失去人了,不能再失去其他任何一个同胞了。”
  
  阿尔茜明白再说什么也无法改变擎天柱的想法,
  “……那么,Prime,请让我同行!”
  
  “好。”擎天柱看了看已经聚集来的TF们,“…………汽车人,出发!”
  
  
  ——霸天虎营地——
  
  
  “滋滋……滋咔……”,电路被损坏后的特有声音在黑暗的环境里显得分外阴森。
  
  缓缓睁开双眼,思维渐渐回笼,大黄蜂甩了甩头。
  
  “我现在,是在霸天虎的地盘上,什么时候了……”
  
  “嘭——!”的一声巨响,刺眼的光照了进来。
  
  “小蜜蜂,你可睡了很久啊。”尖细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幸灾乐祸,“既然醒了,就来回答我几个问题吧。……”
  
  大黄蜂的光学镜闪了闪,“是你醒醒吧,红蜘蛛。你不要想从我这儿敲出任何东西!”
  
  “别这么激动,你的性格貌似和我得到的情报不符啊。相信我,我只是希望进行一次愉快的谈话~……”
  
  —1小时后—
  
  “啊!这家伙,嘴还真硬!”
  
  红蜘蛛气急败坏的跺着脚,把手里的东西狠狠地仍在了地上,又是一声巨响。
  
  “deep……”大黄蜂发出微弱的、类似蜂鸣的声音——红蜘蛛对他用了刑。
  
  “我就不信……!”
  
  红蜘蛛的话被突然出现的提示音打断,他瞄了一眼提示内容,侧身对角落里的身影吩咐道:
  
  “声波,看好这个汽车人,陛下可对他‘另眼相看’。”
  
  没有回应,但对方似乎动了一下。
  
  “声波!你就不能发出些什么声音来回答我吗?!”
  
  红蜘蛛的怒火开始无规则释放。
  
  “…呲嗞……”有点像正在调试频道。“……我知道了…”更像不经常使用的卡顿现象。
  
  
  “女王大人”踩着高跟鞋走了,留下大黄蜂和声波大眼瞪小眼。
  
  
  ……(最怕空气突然安静)……
  
  “……那个,你不用做点什么去交差吗?”
  “…不用。…怎么?”
  “哦,没什么……”
  ……
  
  “你为什么……”
  “别说话。”
  “哦。”
  ……
  
  “…你能把我放下来吗?挂着挺难受的。”
  “不能。”
  
  
  
  ﹍﹍﹍﹍﹍﹍﹍﹍﹍﹍﹍﹍
  
  
  
  (红蜘蛛冲声波生气时,声波大概这样想):我明明都点头了!是你自己看不清,还冲我发火!( •̥́ ˍ •̀ू )委屈
  
  
  
  
  ps:我是咸鱼,翻个身还是咸鱼的咸鱼。隔了超久才更新,请随意鞭打~。。
  。゚(゚∩´﹏`∩゚)゚。
  (这章有点粗糙,对不起,以后有时间会改。)
 
  

(强行解释)这是bee的眼睛!
(好吧,原谅我渣到炸的上色,和有点奇怪的设计。。)
ヽ(・_・;)ノ

就是想表示一下。。
我还活着。。
(在练画画,依然很渣。。)

完了,我又食言了,_(: 」∠)_仰躺
下周好像也更不了,(要月考,复习。。。)
但我会在9月14、15号码回来的。
拜拜,(。・ω・。)ノ♡